当前位置:首页
> 档案文化 > 历史追踪


贝祖诒年份

2015-02-09 信息来源:浙江档案局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档案索引

著名银行家贝祖诒与浙江青田钼矿发生关联,是因为一封信。

1936年7月,时任中国银行副行长的贝祖诒,从上海总部写信给杭州分行行长金润泉,了解中外合作开发青田钼矿有关事宜。

这封信现收藏在浙江省档案馆,属于民国档案里的珍贵一件。

记者 徐迅雷

贝祖诒,字淞荪,是著名建筑大师贝聿铭的父亲。苏州贝氏家族,是人才辈出、声名远播的望族。

贝祖诒的一生都与金融打交道,被业界称为“金融巨子”、“汇兑奇才”。

梳理与贝祖诒相关的重要年份,折射出的是一部中国金融发展史。

今天开启“贝祖诒”这坛“年份老酒”,同样是越陈越香醇。

1892年:孕育

1892年5月,日本横滨正金银行在上海设立分行——这事被载入了厚大的《世界文明史年表》(上海古籍出版社)一书。而这一年的“中国”部分所载大事,仅区区两百字。

所见资料,大都说贝祖诒就出生在1892年;也有说他出生于清光绪十九年(即1893年)的正月。具体是哪天生日,已不可考。无论是不是1893年年初所生,说1892年是贝祖诒母亲孕育贝祖诒的年份,那肯定是没错的。

更重要的是,随着外国银行开始进入中国,只有“钱庄”“票号”的中国,开始孕育银行。

贝祖诒出身于商业世家,他的贝氏家族富甲一方。

与江浙一带著名的钱氏家族相似,始祖都出自浙江:钱氏一世吴越王钱镠是杭州临安人,而贝氏一世贝兰堂是浙江金华兰溪人。

钱塘江的上游分出两个枝丫,其中一枝就是经过兰溪的兰江。

明朝中叶,年轻的贝兰堂离开家乡,跨过吴山越水,抵达苏州,以行医卖药为生,创下一片崭新天地。

贝氏的基因显然很好。这个家族诞生了理财高手贝理泰、颜料大王贝润生、金融巨子贝祖诒、建筑大师贝聿铭……

贝祖诒是贝氏第十四世,自幼受家庭的影响,对商业经济、金融经济有着浓郁兴趣。父亲贝理泰极善经营与理财,精通赋税和财会,成为“钱谷师爷”。

贝祖诒少年时代赶上了废除科举、新学启蒙的时代,先是求学于东吴大学中学部,后又进入唐山路矿学堂学习了两年,接受了较为系统的现代教育。

“才俊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”,那个时代,有钱有学,年轻人成长很快。

1912年:薪火

1912年,贝祖诒完成学业,对接上了民国元年。

甫一毕业,就结婚成家了。他此时绝不会想到,另一位在他生命中同样极重要的女子——蒋士云,这一年在苏州一个商宦世家出生了。

1912年1月初,大清银行“商股联合会”上书孙中山,建议就原有之大清银行改为中国银行,作为政府的中央银行。

大清银行的前身是户部银行,清政府于1905年8月成立,属于中国第一家国家银行。这一年,施行了上千年的科举制度废止。

鉴于大清银行资金充足,机构和人员均比较完备,临时大总统孙中山迅即批准,要求“先行开办,克期成立”。

1912年2月5日,中国银行在上海汉口路大清银行旧址举行成立大会,并正式对外营业。

薪火相传,“中银”成了真正的“百年银行”。

1914年3月,贝祖诒进入中国银行工作,开启了漫长而辉煌的中银职业生涯。此前他在盛宣怀创办的一家公司上海办事处做过一段时间的会计,也是跟钱打交道。

1915年,年轻的贝祖诒被调到中行广州分行工作,携妻女迁往广州市。只会说吴侬软语的贝祖诒,没日没夜学习粤语,很快就学会了一口地道的广东话。两年后的1917年4月26日,贝聿铭在广州出生。

由于军阀混战,贝祖诒提议将广州分行暂迁至香港,获得同意。1918年,他带着1岁的贝聿铭到了香港,在这里白手起家,前后干了整整十年,是中银香港分行真正的奠基人。

敏锐的贝祖诒发现,各国货币汇率的差价有盈利的空间,于是把精力集中于套汇交易,从而成为一代“汇兑奇才”。

同时,他们吸收大量侨汇资金,将侨汇源源不断地转汇内地。

此间,贝祖诒结识了后来被称为“民国金融之父”的宋子文。

1928年,在香港中银工作了10年之后,贝祖诒调回上海,此时他已成长为年富力强的少壮派货币专家。

1932年:双喜

1932年7月,时任财政部部长的宋子文,到上海商洽“废两改元”——废除不统一的银两币制,改用银元。这是中国货币史上的一大进步。贝祖诒以中国银行代表身份参加,参与推动了中国币制改革。

1932年,贝祖诒是双喜临门:这一年,他升任中国银行副行长,成为高管,时任行长是著名银行家张嘉璈;这一年,他续弦迎娶名媛蒋士云,而大美女蒋士云正是张学良一生深爱的人。

贝聿铭的母亲庄氏出身名门,是多才多艺的大家闺秀。1930年,庄氏不幸因癌症在苏州病逝。中年丧妻,使贝祖诒痛苦万分。1931年夏,中行派他到欧洲考察银行业;就在这次出访中,贝祖诒意外邂逅了蒋士云。江南名媛蒋士云,是外交家蒋履福的女儿。当时贝祖诒40岁,而蒋士云是19岁芳龄,在法国读中学。

蒋士云重感情,敢爱敢恨。她的传奇背后,是蒋、贝、张三大家族。

年轻的她不仅容颜美丽、气质绝佳,而且英语和法语娴熟流利。她让上流社会惊羡,更是曾经让少帅张学良为之倾倒。她差点要嫁给张学良,可是因缘际会,最终失之交臂。已有妻室的张学良与蒋士云“有缘没分”,但他至死都念念不忘这位“蒋四小姐”,毫不掩饰地称她为“自己最喜欢的女人”。

在幽禁半个多世纪后,1990年张学良终获真正的自由。次年3月,年逾九旬的张学良来到梦想多年的美国。他去到纽约,就下榻在贝公馆,一住3个月,是为“结谊青春,重逢垂暮”。也正是由于贝夫人的穿针引线,后来才有张学良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访谈,留下了一部宏大的“口述历史”。

1932年春,贝祖诒和蒋士云在法国巴黎举行婚礼,旋即回到上海。再婚后的贝祖诒,事业进入了黄金时代。

抗战爆发前一年——1936年7月,贝祖诒在上海给杭州的金润泉写信,询问中外合资开采青田县钼矿事宜。这与融资和经济建设有关。同在中行系统工作的金润泉,曾数次参加省政府有关谈判,情况较了解。

在浙南的群山中,在青田县的连绵大山里,藏有两种著名的矿产:可雕刻的叶蜡石、耐磨耐腐的重要金属钼。与青田叶蜡石千年的开采史相比,青田钼矿的开采仅有百年历史,始于1917年。

青田是著名侨乡,洋人早早就知道这大山里有钼矿,前来合作开发,这很正常。钼是一种银白色金属,导热性和导电性强,膨胀系数小,加工性能稳定,用它做添加剂生产的合金钢,具有很强的耐高温、耐磨和抗腐蚀性能。它广泛应用于核反应堆、飞机、火箭和人造卫星等高精尖的制造领域。青田钼矿含量丰富,至今都在开采。

浙江沦陷后,日本人曾对青田钼矿进行掠夺挖掘。当然,战争带来的悲剧远不止这些。

在贝祖诒的组织领导下,中国银行在战时广设简易储蓄处,大力吸纳民间闲散资金,为抗战助力。

1942年:艰难

抗战进入了非常艰难的相持阶段。

1942年1月4日,中国正式加入反法西斯同盟国,中国战区和战区统帅部建立,蒋介石为统帅。

此前一年,贝祖诒出任中国银行代总经理。1942年,中国银行成为国际贸易的专业银行。金融国际化,是必然的趋势;要想发展,闭关自守是没有出路的。

银行走向国际,银行家也走向国际。

1944年7月,贝祖诒以中国代表的身份,陪同孔祥熙赴美出席国际金融货币会议——即著名的布雷顿森林会议。

抗战胜利后不久,中国进入内战时期。

从1946年到1949年,恶性通货膨胀愈演愈烈,“粒米百元”。不仅百姓苦不堪言,同样给银行带来严重影响。1947年至1948年,南京政府勒令外汇移存,中国银行迫于压力抵制未果。

1946年至1947年间,贝祖诒当了不满一年的中央银行总裁。1948年,贝祖诒赴美,担任驻华盛顿中国技术代表团团长。

此后,贝祖诒做出了一生中一个重大决定:留在美国。若不是这个决定,日后就不会有建筑大师贝聿铭了。

在1954年以前,中国银行一直为贝祖诒保留着董事席位。

1962年:香港

1962年,贝祖诒再一次与中国香港发生关系——出任中国香港上海商业银行董事长。十年前的1952年,他曾出任纽约斯泰公司顾问一职。

上海商业银行是香港著名的华资银行之一,1950年11月在港注册。创办人是银行家陈光甫,江苏镇江人。早在1915年,陈光甫就与张嘉璈等人合股成立了上海商业储蓄银行。而贝祖诒的父亲贝理泰,1917年出任苏州分行经理。

到了1973年,一生为银行业忙碌的贝祖诒宣布退休,结束了银行家生涯。这时他已年届八秩,此后定居纽约。

张嘉璈对贝祖诒曾有这样的评价:“贝为中国银行家,亦为国外汇兑与国际金融专家。一生为中国银行及国家财政金融服务达三十五年,而以在中国银行时间最久,计三十三年。中国银行国外汇兑业务之创办、地位之确立与业务之扩展,贝氏贡献甚大。中国币制于一九三五年改为法币及抗战期间法币之维持一切措施,贝氏参与协助,尤著功勋。”

1982年:大厦

“1982年年初,中国银行行长兼董事长到纽约拜访曾任银行高管的贝聿铭的父亲。出于传统的礼节,他们向他请求让贝聿铭出山为中国银行香港分行建一栋新楼,用于外汇及境外投资的管理和运作。”

这是《贝聿铭全集》一书里《中银大厦》开篇文字。在这个“导语”中,重要信息都有了,但独独缺了贝聿铭父亲贝祖诒的名字。

当今时代,知贝聿铭者众,而知贝祖诒者少。贝祖诒还经常会被误写成“贝祖贻”。

诒者,给与;贻者,赠给——两者在主要义项上倒是没大的区别。

贝祖诒一生与金钱打交道,赠予世人的多,自己获取的少。他一生廉洁,并不像宋子文、孔祥熙那一干人,左手为政府理财,右手为自己理财。

贝祖诒最后热忱帮助赠予世人的,就是世界建筑史上的经典——由他儿子贝聿铭设计建造的香港中银大厦。

中银北京总部只负责出资,预算定在10亿港币。贝聿铭回忆说:“中国还不富裕,我什么没说就接下了这个项目,决定要在这个预算内造出最棒的建筑。”

迄今,在香港高楼大厦建筑群中,最漂亮、最醒目、给人印象最深、过目永远不忘的,还是这幢经典的现代建筑——中银大厦。

很快过时的是时髦,较快过时的是时尚,永不过时的才叫经典。贝祖诒、贝聿铭都是大厦,都是经典。

1982年12月27日,贝祖诒在纽约静静地告别了世界,享年90岁。

高富帅与白富美:贝祖诒蒋士云夫妇

分享到:
0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