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
> 档案文化 > 历史追踪


日本海军中将山县正乡自投罗网记

2015-02-26 信息来源:浙江档案局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日本海军中将山县正乡自投罗网记

 

记者 钟松君

 

档案索引

浙江省档案馆馆藏档案中,有一组1945年的电文:

 

临海县发给浙江省政府(云和,318日),浙江省政府发给重庆军事委员会(324日),美国陆军陆空辅助东南办事处致浙江省政府外事室(330日),蒋介石发给浙江省政府(43日),等等。

 

这些电文说的都是一件事:1945317日,在临海海门椒江江面,一艘日本运输机迫降,被当地护航队和水警队合力围歼,日本海军中将山县正乡被击毙。

 

有研究说,山县正乡死于37日还是17日存疑。这些档案显示,与日本方面的记录一致,都是317日。

 

降错了地方,送上了门

 

这组档案,最详细的是44日的电文,是当时浙江省第七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罗浩忠、副司令吕杰致浙江省主席黄绍竑的。

 

日本飞机怎么跑到椒江的,“浙江省政府致军事委员会电”中有原因说明:“据俘敌供称,该机由南洋飞沪会议,途遭盟机袭伤并缺油料,误为抵达永嘉而降。”

 

永嘉在温州,瓯江北岸,椒江在台州。两条江倒有些相似。

 

据阮捷成60年后向媒体回忆,日本飞机是误将椒江当镇海了,而且也不是去上海开会,而是在广州开完海军中将田中久一召集的紧急军事会议,返回途中连遭盟军飞机阻击。他们误将海门宝塔,当做了镇江甬江边的宝塔。

 

不过,甬江流向东北,椒江向东,两条江流向不同。总之,他们迷路了。

 

飞机降错地方,就算现在科技发达,也是常有的事,不过这次错降,绝对致命。

 

那时是下午330分。阮捷成是浙江外海水警第二大队第六中队中队长。他说,当时他身穿便服回家,顺路去葭芷镇椒江边查哨,看到哨兵和众人围着说话,原来椒江口内老鼠屿那边,落了一架大飞机。飞机滑行过来,机尾上有个大膏药标记。

 

阮捷成回忆说,飞机上下来三个军官,一个中佐,两个少佐,佩着军刀与手枪。三人用小舢板上了码头的木栈桥,取纸笔问他这是哪里,听说是海门,吃惊地反问:“不是镇海?”他们希望得到吃食,返回飞机商量。阮捷成连忙叫哨兵回中队部,传令集合队伍,带上武器过来。

 

天色渐黑,水警还没赶到,枪就响了。是浙东护航队先打了。接着水警100多人也赶来,还抬了一挺重机枪。飞机上的人用手枪还击。

 

交火不久,飞机内发生爆炸,火焰喷出,机上火力中断。罗浩忠电文写道:“敌势不支,一面举火烧毁该机,一面入水潜逃。”

 

此时潮水上涨,飞机没入水中。中国两支队伍,无人伤亡。

 

清点战果,再战敌舰

 

档案说,这架日本飞机,是“加引擎巨型水上式九二号运输机”。

 

战斗中打死了79人,抓获了4人。

 

据档案中罗浩忠电文,当时护航队是第一大队第一中队中队长王莲森率领,水警由第二大队大队长施干人率领,继续合力围捕,各地警民纷纷加入,在九龙拿珠岩穴和娘鱼洞内分别发现敌踪,交火之后,打死6个,生擒2个。

 

电文说,机上共35人,中将1人,大中佐6人,少佐1人,大尉2人,军曹十数人。有人考证日本的说法,机上一共31人。

 

交火结束,找到敌尸16具,其中一个是在白水洋被击毙的。查看地图可知,潜逃日军有的往西南进入括苍山后被追及;有的从海门往西,溯椒江而上,经临海,直到白水洋镇,军警穷追100公里。

 

生擒的一共6人:谷口方吉、森友一、森野夫、福田弘、石崎山吉、小岛禄一郎。

 

小岛禄一郎是山县正乡的副官,重伤而死。

 

山县正乡没有逃出飞机,据说自杀了,也有人说是被炸死或打死。在这种情况下,可视作击毙。不久,日本追晋他为大将。这是中国战场上最后一个被击毙的日本大将。

 

护航、水警并非正规军,在这场遭遇战中,获得如此战果,实出意外。

 

接着打扫战场,缴获了许多文件资料,还有一把指挥刀和三把手枪(罗浩忠电文说,这三把手枪申请留用)。

 

日军也曾来寻找山县正乡。

 

318日上午9时许,海上驶来两艘日本巨舰,四架敌机掩护。护航、水警两队据岸夹击,一共发射了21056发子弹。日舰放下的汽艇无法靠岸,在中午12时左右,舰炮打了十余枚炮弹,炸伤了3名官兵。傍晚4时,敌舰“向东逸去”,从海面上离开了。

 

山县正乡的尸体,一直没有找到。

 

出身名校,常常吃瘪

 

山县正乡是日本山口县人。山口县以前是长州藩。长州、萨摩和肥前、土佐,是倒幕运动的四大强藩。日本有谚:“长州的陆军,萨摩的海军。”意思是日本陆军控制在长州人手中,海军控制在萨摩人手中。

 

但山县正乡以长州人而任海军中将。

 

山县1911年毕业于日本海军兵学校第39期,毕业成绩在148人中排名第五。日本海军兵学校在江田岛,二战后停校前,与英国达特茅斯的不列颠皇家海军学院、安那波利斯的美国海军学院齐名,号称世界三大海军官校。

 

山县正乡、伊藤整一、远藤喜一、高木武雄是第39期的四个大将,都是战死后特晋的。山县和伊藤死于1945年,远藤和高木死于1944年。

 

1934年底,山县任“凤翔”号航空母舰舰长,到中国示过威。“凤翔”号是日本第一艘、也是世界第一艘下水的现代航母,但它很快落伍了,主要用作训练。所以它是二战时日本25艘航母中,唯一幸存至战争结束的。

 

山县是日本海军的鱼雷专家,主张空军独立,重视轰炸机。这个观点是有战略眼光的,在日本海军内部却吃不开,只能吃瘪。有记载说,当时就连他的航空队,也靠特务组织“儿玉机关”筹集资材。

 

也有山本五十六、大西泷治郎、井上成美等军界大佬与他观点相近。山本提出了偷袭珍珠港计划;井上发明“越洋爆击”,起草了轰炸重庆的“101计划”;大西则搞了“神风特攻队”。这些将领也撼不动海军部,日本没有成立独立的空军。

 

漏网之鱼终于落网

 

1938年山县升为少将,任海军陆基第3联合航空队司令官,南下侵华,占据海南岛,建立海口航空基地,名曰“第七基地”,轰炸内地,配合日军陆上作战,封锁北部湾。

 

1942年任第26航空队司令官,升中将,调任高雄警备府长官。据记载,后来成为日本首相的中曾根康弘,当时也在高雄服役。

 

在台湾期间,他又吃瘪了一次。当时飞虎队轰炸了新竹,撕开了日本“绝对防空圈”,他是那里的最高指挥官,因此被撤。他在高雄任职才5个月。在台湾的日本陆军大将安藤利吉趁势架空了海军势力。

 

194311月,他升任联合舰队第4南遣舰队司令官,带领自己的部队和老同学远藤喜一的第9舰队,在太平洋战场上,迎击从澳大利亚反扑过来的美国将军麦克阿瑟。远藤喜一败死,山县的舰队成了散兵游勇,遭美军无视,又吃瘪了,于是第4南遣舰队在1945310日解散了。

 

日本强大的海军,在太平洋一系列海战中被美军击破,山县正乡算是漏网之鱼。他从太平洋逃脱,不料在椒江遇上地方武装,最后一次吃瘪,已无还手之力,给轻易地消灭了。

 

有研究说,在山县正乡起飞回国(而不是上引档案中所说“由南洋飞沪会议”)之前,盟军已经截获了他的飞行时间、航线及飞行高度和速度,所以他一路飞来,遭到盟军飞机阻击,运输机又没有能力对攻,只能躲躲闪闪逃跑,最后油尽迫降,自投罗网。

 

前一天,美军宣布占领硫磺岛。

 

山县的怪事:战火中调查民俗

 

太平洋战场上,山县正乡还做过一件事,在太平洋岛屿上搞收藏。

 

据台湾大学人类学系副教授童元昭,曾追溯台大收藏的山县正乡在新几内亚所采三件器物:草裙、裤与腰卷,加上一封公文。另外还有一份马来文的说明,附有日文翻译,介绍树皮布的材料、制作与穿戴方式,以及图解。

 

童元昭评价说:“山县的丰富说明则反映出他对新几内亚社会复杂性的理解……”可见山县的调查是很扎实的。

 

入藏时间是1944716日。当时远藤喜一已在新几内亚战死,美军正在炮击关岛。

 

这不是怪事么?在激烈的战争中,山县正乡这个海军中将,为什么花这么多精力,收集这些民族学资料?

 

这是日本海军的传统。童元昭说,在日本,这类研究所、调查会,是由海军或退役海军主导的,出版过不少专著,比如东乡吉太郎、松冈静雄、上条深志、小西干比古,都是海军大佐,他们的研究,有的得到海军支持,有的是自己做。小西干比古主持的《南洋资料》,至少出了350册。这样的传统,除了日本,就只有荷兰了。

 

研究掌握日本当年的行事和方法,就算在今天,也是有必要的。

 

在日本殖民史上,这些资料本身也是重要的情报。

 

山县的文件,美军很需要

 

美国搞情报下手也很快。

 

山县正乡携带的文件,以及被椒江地方武装抓获的战俘,具有巨大的情报价值。有一份档案,是美国陆军陆空辅助东南办事处主任凯莱330日致电浙江省政府外事室的,他说:“特请贵府准予与该俘虏等交谈,并将该俘虏等所带文件交下……此事关系敝国海军情报,甚为重要,固无待言。因此机为敌方运输机,俘虏亦为敌国海军人员,对敝国海军可能有重要价值之情报,而对其他方面之效用甚小或竟全无关系也。”

 

这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

凯莱致电之时,美军在太平洋战场势如破竹,冲绳岛登陆战正处于激烈争夺之中,而山县正乡是日本海军高级指挥官,他携带的文件,自然有极高的情报价值,很可能是美军急需的。不知道后来美军派上了用场没有。

 

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当时中国丧失了制海权,没什么海军力量,因此在当时并不迫切需要文件中的情报。从长远看,中国也应该拥有这些文件的。

被俘日军军官

日机残骸

有关击落日机的文电

分享到:
0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